我爱看逼网
提示:请按Ctrl+D收藏本站!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当前位置:首页 » » 人妻熟女» 夫妻的性愛秘密遊戲13-20

夫妻的性愛秘密遊戲13-20
发布时间:2019-08-25 02:20:34   浏览次数:937

本帖最後由 ptc077 於 編輯



夫妻的性愛秘密遊戲

(十三)



「就是這裡了,這個會館可是相當高級的,一般出入這裡的都不是一般人

你在這上班的話要聽張總的,她吩咐你做什麼就做什麼。」帶妻子來到會館,一

路上我跟她說了不少。妻子表現得也恰如其份,彷彿有些緊張忐忑的樣子,對我

的叮囑連連點頭表示記住了。



人生就是舞台,每個人都在演戲。妻子在演,我也在演,作為一個丈夫,雖

然明知道即便自己不囑咐什麼,妻子也會照做,畢竟張姐可是她的主人,但如果

我說的話,那就有些不正常了!



看著妻子明顯比自己還熟悉這裡,卻假裝好奇地打量著四週,我卻覺得挺有

意思的。相比妻子三年來的欺瞞,此時的偽裝對我來說根本不會生氣,反而覺得

頗有興趣。



「你來了,張總正在房間裡等著呢!」迎面走過來一個穿著性感的女人朝著

妻子打招呼,妻子頓時有些慌張的沒敢吱聲。這個女人我也見過,張姐安排妻子

第一次接客中的女人就有她!



雖然她明顯是對妻子說話,但我卻不能不接茬,笑著說道:「沒想到張總都

吩咐好了,我們這就過去找她。」說完,挽著妻子進去了。妻子偷偷的看了我幾

眼,可能是感覺到我並沒有察覺出來什麼,悄悄的鬆了口氣。



進了房間見到張姐,雖然我跟張姐之前並沒有商量好要怎麼談,也沒有對過

台詞,但進行得非常順利,一切就好像真的是來談工作的樣子,就連妻子也表現

得好像第一次見到張姐一樣。妻子的工作很簡單,也就是張姐的秘書或者說是助

理,雖然每天都要來,但只是幫著處理一些瑣事,不累不辛苦,只不過時間比較

不固定,有時候可能很清閒,有時候會忙得很晚,總之一切跟著張姐。



這一點無非就是打個埋伏,為將來妻子因為調教的事情沒辦法按時下班做鋪

墊罷了!還特意問了妻子會不會開車,可以兼職一下司機,平時不用車的時候,

車子可以隨她使用。最後給妻子開的工資是每個月五千,如果表現得好的話還有

獎金,至於怎麼表現?在場的三個人都是心知肚明。



問過妻子的意思,妻子含糊的答應了下來。張姐讓妻子明天就過來上班,這

件事基本上就這麼定了下來。



我說道:「張姐,我公司那邊還有事比較忙,我是特意請假出來的,一會還

得回家,我妻子唐珊以後就麻煩你照顧了,反正她也沒什麼事,不如今天就先讓

她留下來跟你熟悉熟悉,明天再正式上班?」



張姐聽琴聲知雅意:「也行,那唐珊今天就先留下,在房間等著,一會我帶

她熟悉一下,我先送你出去。」我點點頭朝著妻子交代了一聲,不管是張姐還是

我,妻子都沒辦法拒絕,乖巧的點頭答應,隨後我跟張姐出了房間。



張姐說:「你小子行啊,本來我還琢磨怎麼把她留下呢,沒想到你主動提出

來了,是不是想看看啊?」



我笑著說道:「你也知道我最近工作忙嘛,難得今天請了半天假,我妻子那

邊有沒有安排都好,我這不是想你了嘛!」



「油嘴滑舌,我可不信你是為了我,不過既然留下了,就幫你安排一下。對

了,你妻子的屁眼試過了吧?上次那個人最近可經常捧你妻子的場,一直問我能

不能肛交呢,你妻子那邊是沒問題,我得問問你啊,你要是不願意,我就不安排

了。」張姐說道。



「要是妻子同意的話,我無所謂!」我其實並沒有奢望妻子給我留什麼第一

次,尤其是在知道了妻子的經歷之後,現在妻子第一次肛交給了我,我已經很滿

意了。如果妻子願意嘗試的話,我並不介意。雖說看似好像沒有專門屬於我的地

方,但實際上妻子卻是屬於我的,當我已經覺得把那些男人當成妻子甚至是當成

我的一種性愛調劑品的時候,就不會因為這種事情而生氣。



「那行,我給他打電話,相信他肯定會馬上過來。」



說話間,張姐已經帶我來到了她專屬的房間,也就是可以看監控的房間。進

來之後,張姐真的打起了電話,聽著張姐在電話告訴那人可以肛交妻子,讓他過

來,竟然還談到了價錢。一萬,僅僅是一個肛交就一萬塊!這讓我感覺很驚訝,

沒想到妻子竟然這麼值錢!



下意識的算了一下,張姐說妻子賺的錢百分之三十歸我,那就是三千塊啊!

一次就三千塊,雖然我不在乎這個錢,但還是很驚訝,想想當初妻子給老K賺錢

的時候價錢那麼低,甚至妻子還得不到錢,我不禁覺得還是跟著張姐好!不過聽

著張姐找人來跟妻子肛交還談論價錢,這種感覺還是挺怪異的。



掛斷電話,張姐說:「他一會就過來,我先去告訴你妻子一聲,讓她自己洗

好澡脫光衣服等著。」



張姐出去之後,我才突然有一個感覺,妻子已經從性奴變成了妓女!雖然這

種事情妻子早就做過,甚至性奴比妓女還要賤,但卻沒有現在這樣直觀,還得自

己洗完澡脫光衣服等著人家來玩!



沒過多久張姐回來,電視上也出現了畫面,妻子已經脫光衣服在洗澡。而張

姐進來之後很嫵媚的坐在我的旁邊,一面欣賞著妻子洗澡的樣子,一面用些小動

作在挑逗我。對於張姐,我自然不客氣,雖然知道她的身份顯赫之後有些詫異,

但在那之前卻早已熟悉,倒也沒影響什麼。



隨手將張姐身上的衣服脫光,自己的褲子一脫,將那沒有完全勃起的肉棒露

了出來。有時候情人或者是炮友之間根本沒有什麼多餘的前奏,或者說心有靈犀

吧!如果你跟妻子在一起,突然就脫褲子讓她口交,時間一長,妻子興許還不樂

意呢,覺得老公太過份了,一點情調都沒有。但是跟情人卻沒這個必要,大家很

清楚,就是為了洩慾!你要是跟她談情說愛,講理想講抱負,人家還不樂意呢!



張姐的技術很?熟,身體更是散發著那種濃濃的性慾,在床上也是名符其實

的騷貨。認識張姐之前也聽說過張姐有過幾個情人,但都分了,不同於妻子同一

時間在眾多男人身邊圍繞,張姐每次只找一個情人,也沒聽說過她玩過3P什麼

的,張姐的騷跟妻子是不同的!



在張姐的服侍下,我的肉棒很快就硬了。隨意的摸了幾下,挑逗了一番,張

姐也已經淫水直流,但卻沒有像往常那樣騎在我身上,而是背對著將屁股對著自

己,雙手扶著桌子坐了下來。隨著肉棒插入小穴,張姐開始晃動起來,豐滿的屁

股、晃動的蠻腰讓我慾望橫生,一隻手扶著張姐的腰,一隻手順過去捏著張姐的

奶子抽動起來。



這個時候畫面中妻子已經洗完澡了,並且那個男人也已經來了。進屋之後,

妻子就服侍著幫忙脫掉了衣服,然後在客廳裡跪著給男人口交。弄了一會就被抱

到了床上,男人開始肆意地玩弄著妻子的巨乳以及小穴,最後更是讓妻子趴在床

上將屁股撅起來,用手指玩弄肛門。



在對方的玩弄下,妻子顯然已經亢奮了,對方沒有用什麼潤滑油,而是利用

妻子小穴中的淫水以及自己的口水來潤滑。看著他扶著肉棒一點點插入妻子的肛

門,妻子那痛苦又亢奮的樣子讓我覺得無比刺激,雖然我親自體驗過,但卻看不

到妻子的表情,現在通過旁觀者的角度才發現,原來妻子的表情是這麼動人,完

全是那種讓人覺得憐惜卻又忍不住想要虐待的感覺。



對方顯然是花叢老手,或者可以說身份顯赫吧,根本沒把女人當回事,反而

因為妻子的痛苦讓他更加興奮,抽插起來相當用力,根本沒有憐惜!不可否認我

很心疼,但同樣也很刺激,因為妻子恐怕也是這樣想的,雖然很痛苦但卻很興奮

吧!



我將這股情緒都發洩在了張姐的身上,但顯然張姐似乎更滿意我這種情緒,

興奮得不行,沒過多久兩人的大腿根就都已經濕潤了。而張姐也已經亢奮,自己

轉身來抱著我瘋狂地蠕動。我知道張姐很喜歡這個姿勢,一到高潮的時候更是如

此,甚至還會主動地蠕動,知道怎樣能夠讓自己達到高潮。



從這點就能夠看得出來,即便是性愛,張姐也是屬於那種主動或者說強勢型

的。而妻子喜歡的卻是後入,因為這樣夠羞辱,天生奴性啊!



大概弄了二十多分鐘,我已經將精液射進了張姐的小穴,張姐卻沒從我身上

起來而是抱著我喘息,那喘息聲以及黏黏的汗珠,感覺特別暢快!



我扭頭看了一眼,發現畫面中男子跟妻子已經從床上轉移到了浴室,妻子正

幫他沖澡。「結束了?」我詫異道。



「怎麼,覺得不過癮啊?他還有事呢!聽到說能跟你妻子肛交特意過來的,

玩完了自然要走了。別看這些人好像很清閒似的,但事情也不少,哪有那麼多時

間天天泡在這裡。」張姐回頭看了一眼,解釋的說道。



「要是經常這樣不戴套會不會得病?這樣亂交內射恐怕很麻煩吧?」我皺著

眉頭問道。



張姐說道:「放心吧,會館會定期給她們做檢查的。還有,其實這也只是一

開始而已,他們知道會館找來的女人剛開始都是良家,所以才敢放心不戴套。他

們經常玩,自然知道要戴套,這也是信得過我的會館,知道都是好貨才嚐嚐鮮罷

了。總之你放心,既然我答應了你就肯定不會讓她出什麼問題!」



我點點頭,張姐的話我還是信得過的。



「時間也差不多了,我得回去上班,妻子以後跟著你還得勞煩你多費心。我

還有幾天就忙完了,到時候差不多有五、六天時間,我要帶妻子出去散散心。」

我提前說道。



「嗯,到時候她跟我說,我自然會同意。」張姐說道。



回到公司我又開始緊張忙碌了起來,想要早點把工作完成,不知不覺就已經

忙到很晚。回到家裡妻子倒也沒什麼異常,今天肛交過恐怕不是很舒服,所以我

也沒有要求跟妻子做愛。第二天妻子正式去會館上班,我則繼續忙碌著工作,偶

爾張姐會給我發來幾段錄影,都是妻子接客的視頻。



或許因為妻子已經正式在會館上班了吧,張姐安排得比以往稍微勤了一些,

從視頻上能夠看得出來,妻子屁眼的第一次沒有了之後,張姐似乎也跟那些人打

過招呼,所以有好幾次妻子都被肛交了,不過可能是因為那些人都不可能同一時

間過來,所以輪姦的場面倒是沒有發生,最多的時候也不過兩個人。但是,張姐

給我發來的那個嫖客名單上的人,都已經試過妻子了!



回家的時候我自然也會問妻子都在忙些什麼,妻子給我的回答是陪在張姐身

邊,幫她安排一些簡單的事情,要不就是給張姐開車,大部份的時間都很清閒。

實則卻不是,除了接客和開車之外,剩餘的時間張姐都在調教妻子。當然到不是

那種特意的調教,而是在生活中無時無刻,或者沒有刻意的調教,加深妻子的奴

性,服從張姐的任何調教命令。妻子已經越來越進入這個身份了!



終於,忙碌了多天的工作總算是結束了,我跟老總說了想要請假,老總也大

方的批準了,足足給了我七天的小長假!旅遊的地方也已經選好了,是不算太遠

的海邊城市。當我回家把這個事跟妻子一說,妻子很興奮,因為她心裡也有這個

想法,本來是希望張姐能給她放假,沒想到我主動提出來了。妻子說這是心有靈

犀一點通!



看得出來妻子對於這次旅遊很期待,也很憧憬!不過卻也有些擔心主人不給

自己假期,所以第二天一早妻子就去了會館跟張姐請假。至於怎麼說的我並不知

道,只是知道張姐給了妻子七天的假期。



假期有了,地方也定了,將要帶的東西準備好,我跟妻子便出發了!



目的地並不算太遠,坐車大概也就不到小半天的時間,酒店在我來之前就在

網上訂了。將行李什麼的放好,出去簡單的吃了點東西,第二次蜜月,也算是真

正的蜜月開始了!



海邊肯定是必去的地點之一,我們來之前並沒有準備泳衣,不過倒是隨處可

賣,我跟妻子逛街的時候就順便買了,按照我的想法,自然是希望妻子可以買比

基尼,不過妻子卻說太暴露了,最後選了一件藍白相間的泳衣,上面的款式有點

像胸罩,但卻是脖帶的那種。因為泳衣不是連體的,下面是三角形的打底褲,外

面有層好像裙子一樣的碎邊,款式不是暴露,但足以將妻子的好身材襯托無遺。



平敞光滑的小腹露著也就罷了,妻子那對巨乳卻是無比誘人,穿上了泳衣之

後,乳溝清晰可見,白嫩的胸脯也露了不少,雖然該擋的都擋住了,但卻給人一

種很性感很暴露的感覺。沒辦法,妻子的木瓜奶確實太誘人了!



「寶貝,明天你要是這樣去海邊的話,肯定會成為焦點,到時候其他女人都

會被你比下去,你真是太美了!」賓館裡,妻子穿著泳衣讓我看,我不禁驚歎。



妻子笑盈盈的說道:「真的嗎?你不是說那套比基尼更好看嗎?」



我笑著說道:「比基尼是好看啊,可這套也不錯嘛!」



「老公,你要是喜歡看我穿比基尼的話,那回頭就買下來,不過……只能在

家裡穿給你看!」妻子說道。



「寶貝,你太好了。」我歡喜的說道。



妻子將泳衣換了下來,隨後光溜溜的鑽上了床摟住我,還沒等我說什麼呢,

妻子就已經主動地抓住我的肉棒套弄了起來,然後鑽下去用小嘴含吸起來。現在

妻子跟我在一起是越來越放得開了,沒有了思想包袱,再加上並不是在家裡熟悉

的環境,在妻子的主動討好下,這一晚足足折騰到後半夜才睡著!



第二天醒來的時候都已經快中午了,吃了午飯,我帶著妻子去海洋館逛了一

圈,等到太陽快要下山的時候才回到酒店換上衣服泳衣準備去海邊。



露天在海邊換衣服不太方便,所以妻子直接穿的泳裝,不過上半身套了件薄

的外套,至於下半身本來就是裙子,露出來的長腿雖然漂亮但也不算暴露。來到

海邊的時候發現人並不太多,三三兩兩罷了,可能現在並不是旅遊的旺季吧!邊

緣是金黃色細沙,退潮後有些泥濘,海浪也並不強。



妻子似乎很喜歡海邊,一靠近就踩著沙子玩了起來,可能是感覺到沙子很柔

軟,索性連鞋子也脫了,白嫩的腳丫在沙子裡踩來踩去,玩了一會,妻子的腳丫

上就沾了一些泥濘。



「老公,我想去玩水!」妻子朝我喊道。



「那你把外套脫下來給我,免得弄濕了。」



「嗯!」妻子點頭將外套脫了下來遞給我,然後歡快的朝著海邊跑了過去。

外套這一脫,那巨乳頓時展現了出來,隨著妻子的腳步,奶子更是一晃一晃的,

看起來無比誘人!我拿著外套跟妻子的鞋子站在一旁悄悄的打量了一下,發現旁

邊的人似乎都在看妻子。男人啊,之前穿著外套的時候他們雖然也見到了卻沒有

關注,現在外套脫了,只是泳裝,見到妻子的巨乳之後就關注上了!



妻子顯然是沒注意到這些,已經在海邊玩起了水,不過就算發現了,妻子可

能也不在意吧!看著妻子的身上已經濕了,泳衣更是緊緊地貼在身上,看起來更

加性感了,尤其是胸部,泳衣濕了之後已經將妻子那木瓜形狀的巨乳完全呈現了

出來!



看著妻子逐漸深入,已經走得有些遠了,而我在沙灘上坐了下來眺望著遠處

的妻子。妻子倒是會遊泳,只是不算太精通,現在海浪也不是很大,所以妻子就

嘗試著遊了起來。



這個時候我忽然注意到,旁邊不遠處本來休息的一個男生忽然站了起來,他

穿著黑色的緊身泳褲,身材有些健碩,走到海邊,男子將泳鏡戴上,然後遊了起

來。遊了沒幾下,似乎就開始朝著妻子的方向靠近!



這傢夥是奔著妻子去的,難道是故意偷看?還是想要搭訕?我微微皺了皺眉

頭,不過卻沒說什麼。我還在這呢,不管是他還是妻子恐怕都沒那麼大膽子做什

麼吧?